????呜呜!

????魔星天渊某处荒凉所在,寒风阵阵,呜咽不绝,如泣如诉,滚滚沙尘好似褐色般,诡异阴森,透着邪意与不详!

????一队魔族强者正路过此地,不少修为稍低之人,更是齐齐打好冷颤,不由自主的避开了那处所在。

????“咦,这里是什么地方,怎么如此荒凉阴森?”

????有年轻魔族强忍不安,好奇问道。

????“嘘,小声点,这里是甲洺部落的族地!”

????其中有人貌似对这里还算熟悉,想了想后,好似生怕惊扰了什么,压低声音道。

????“怕什么,甲洺部落不是数百年前就已经被灭族了吗?”

????有人故作不屑,可却目光瑟缩,显然并非表面那般轻松。

????“哼,你们懂什么,不信问鱼佬,反正这地方邪乎的紧,若非族中任务,打死我也不愿走这条路!”

????那名魔族强者冷喝一声道。

????“这倒也是,甲洺部落,因为自身背甲,血脉天赋凝于其中,先天具有御水渡水之能,便被上部栞狈部落多年盘剥,最后不堪其扰,暗地里倒向另一大公级部落,寻求庇护!”

????眼见众人看,一名满目沧桑的魔族老者,摇头叹息,“哎,可惜另一边也不是好东西,结果那叫一个惨,最后竟然是两大上部将甲洺部落瓜分了!”

????“鱼佬,我听说当年甲洺部落的人,无论男女老幼,都在自家祖地中被活剥了外甲,惨叫不绝三天三夜,血流成河,至今都没人敢去那里?”

????有年轻的魔族之人,面露恐惧道。

????其他人闻言,也是神色剧变,有的强撑着,可目光闪烁,却出卖了他们。

????“惨啊!”

????鱼佬摇了摇头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????虽然他年龄在众人中最长,却也没有经历过那段惨事,可却是听着族中长辈讲这故事长大,一直是童年阴影。

????哪怕到了现在,若非必要,他也不愿走这条路,可谁让这里最近呢。

????“快走吧,这里是不祥之地,无论传说真假与否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都不要多事!”

????鱼佬摆摆手,示意队伍加速前进。

????“鱼佬,那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陡然,一名魔族之人颤声喊道。

????众人闻声望去,却是齐齐惊的屏住了呼吸,渐渐面色煞白,目露惊恐。

????呼呼!

????原本的呜咽风声,此时化作有如亘古沉睡的凶物醒转,发出粗喘的呼啸,席卷方圆周天,无尽褐色沙尘滚滚而起。

????传说中,甲洺部落的血肉融于地下,沾染了这片土地,即便过了数百年,颜色都没有变过来。

????至今,都能闻到腥臭味!

????魔族之人从来不忌讳杀戮,对于血腥气极为熟悉,他们无不感知到,空气中弥漫着惊人的腥臭味,那是血肉腐烂后,经久不散的味道!

????而且,越来越浓,几欲令人作呕!

????嗡!

????不知何时,漫天褐色沙尘暴中,升腾起一道赤蓝色光柱,彷如宝光中,吸引着方圆数百里的所有生灵。

????虽然突变的天气,令人心惊胆颤,可内里的宝光,却吸引人心,令不少人为之动心。

????“莫非是甲洺部落中有重宝出世?”

????“指不定是真的,传说甲洺部落当年得了至宝,却不肯上交,才惹来灭族之祸!”

????“很有可能是两大上部没有找到宝物,恼羞成怒,却不想这宝物在今天出世!”

????不少年轻魔族人自行脑补,他们听了太多的故事传记,想到了得到宝物后的种种好处,不由呼吸粗重,心跳加速,就连陡然阴寒的天气,都不觉怎么害怕了。

????鱼佬有心劝说,但宝物动人心,尤其连年加重的苛捐杂税,已然让部落不堪重负。

????若能找到传说中的宝物,哪怕不能留下自用,上交给高层,换取庇护和减免赋税,那也是好的。

????最终,鱼佬经不住众人劝说,决定带队前往。

????反正也算不得远,一来一回,至多耽搁半天路程。

????当然也没有全部过期,未免出现意外,鱼佬亲自带队,留下一名性格稳重的族人带队看守队伍,就匆匆向光柱所在赶去。

????但越是往里走,寒气就越重,更有一股奇异的力量,不断影响着他们的心神。

????隐约间,好似有无数人的哭喊在耳畔响起,不胜其扰。

????哪怕捂上耳朵,依旧能听到,就好似在心底直接响起,渐渐有人支撑不住,大声嘶吼。

????鱼佬想带人退回去,可走到这里,只能分出一人,带着明显撑不住的人先退回去,自己则带队继续前进。

????就这样,短短不到半个时辰,本就不多的队伍,只剩下寥寥数人。

????鱼佬此时已经没了任何继续深入,找到宝物的念头,唯想赶紧离开这鬼地方。

????可他做不到,即便后悔的肠子都青了,依旧管不住自己的脚。

????求神拜佛没用,魔星天渊也没有神佛,自家先祖英灵也没有用,这里已经被一股特殊的力量笼罩,完全隔绝了他的祈祷。

????更遑论,即便听到了也未必会起作用。

????轰隆隆!

????阴煞烟柱冲天而起,直透人心,精气神都觉冰寒无比的阴冷寒风,瞬间席卷方圆千里。

????“不……”

????鱼佬心头狂震,目露惊恐,绝望嘶吼。

????“吼……”

????隐约间,可见一道狰狞恐怖的虚影升腾,发出恐怖长啸,震耳欲聋,激荡云霄,猩红的眸子扫来,直勾勾盯着鱼佬。

????“为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????古老苍凉,正统的魔族语言,此时却透着难以言说的愤怒和怨恨,好似恨天不公,恨地不平,质问苍天大地。

????鱼佬什么也看不到,也听不到了。

????这这虚影升腾而起的刹那,天地间的阴寒之气暴涨,瞬间便令其神智错乱,精气神崩散在恐怖怨气之中,成为助长其威势的资粮。

????“吼……”

????不似人般的恐怖咆哮,声震云霄,煞气蔓延,方圆千里生灵,无一幸免。

????哪怕是那支队伍在很远处,依旧没有逃过一劫,尽皆在翻涌不休的怨煞之气中,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

????如此这般的一幕,在整个魔星天渊中,某些荒凉残破,乃至有部落生存的地方不断涌现。

????例数魔星天渊无数载历史,覆灭在历史长河中的部落,不计其数,其中甚至有曾经不弱于五大王族的部落。

????尤其是百年一度,魔族高层默认的狩猎大会,更是不知会有多少部落覆灭。

????但在今天,几乎在同时,不多不少,正好有七十二座早已熄灭了祭祀篝火的祭坛,重新燃起了大火。

????可火光的颜色,却是瘆人的赤灰色,透着邪意阴森。

????被唤醒的各部先祖英灵,不再是为部族赐福,而是愤怒。

????自己的部落没了,族人灭绝,血脉断绝,传承没了,再也没人供奉,将彻彻底底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。

????先祖英灵愤怒,怨恨,自己为魔族征战,部落却落得如此下场,上苍何其不公?

????虽然不知道什么力量唤醒了他们,简单的灵智,也做不到思考这么多,可唯有一点很清楚,它们要在世间留下最后一点证明自己存在过的东西。

????见证者,便是灵感触及所在,无数生灵的死亡!

????……

????鹿元城外,吴明身披斗篷,拄着蛇形拐杖,站在山坡前,遥望被怨煞之气弥漫的鹿元城。

????面色平静中,似乎已经预见到,这座辉煌大城将散发最后的余热。

????“大摩罗怨咒,效果貌似比预期中还要好!”

ag亚游骗局|首页????吴明摩挲着下巴,眼睑微垂,丝毫没有因为无数生灵因此惨死而有所不适,“也是,魔族底层被当做猪来养,即便寻常野兽被禁锢折磨,都会生出怨恨,更遑论有灵智的魔族了。

????这么多年下来,散逸在这方天地中的怨气,恐怕已经积攒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步。

????只要稍稍加以利用,就如烈火烹油,嘭的一声,爆发了!”

????这确实是他的手笔!

????得自心魔传承中的秘术,与血脉密咒同级别的秘术,哪怕放在古老的魔星天渊早年,也是等同禁咒般的恐怖秘法。

????银灰之蛇便是亲眼见证了,当年拥有这密咒天赋传承的部落,被紫月皇族如何覆灭的。

????甚至于,还少少参与,得到了不小的好处。

????大摩罗怨咒,便是其中之一。

????此咒,能被紫月皇族忌惮,足可见其恐怖。

????只可惜,事过境迁,早已没人记得,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恐怖密咒,竟然会有人再次使用。

????吴明也是钻了空子,自己也没有料到,事情会如此顺利。

????那些被覆灭的部落遗址,根本没多少人占据,甚至有的占据之后,没多久便再次覆灭。

????只要以心魔秘术控制那些部落残存的逃奴,按照指示,以生命祭祀便可。

????就如鹿元城中,那些魔族之人一样,仇恨早已蒙蔽了他们的眼睛,只要能复仇,舍了性命,也在所不惜!

????“走吧!”

????吴明看了一会,便觉了无兴趣,顿了顿手中拐杖。

????“是!”

????猿峰弯下腰,背起吴明,以半圣魔尊之身,充当坐骑,毫无不适,也没有觉得死伤这么多同伴有什么不妥。

????上神的安排都是正确的,覆盖了鹿元城,正在盛开的曼陀罗,就是最好的明证。

????那是属于无天魔祖的意志!

????假借魔祖之名,更容易让魔族之人接受,吴明可不在乎什么忌讳。

????深深看了眼城中逃出的几道身影,吴明邪邪一笑,没有理会,径直远去。

????是非之地,不可久留。

????待会,指不定会惹出邪影宗圣者降临!7

欢迎大家访问:可可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958book.com/book/2549/1625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