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动静?”

  战台之下,飘渺海域的阵营之中,一个皮肤黝黑的青年皱着眉头看着战台之上的那个坑洞,神情有些不安地自语道。

  “杀老大,你说谢疯子那个家伙不会出什么事情吧?”墨迹看着身旁一副古井无波模样的杀殿最,忍不住出声问道。

  “谢风那个家伙的实力,你难道还不清楚,你觉得那个人类会是他的对手?”杀殿最淡声道。

  “可是那个人类的实力确实不弱啊,那肉身就连我都自愧不如。。”墨迹下意识地说道。

  杀殿最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那战台之上的坑洞,眼中闪过一道精芒。

  不知道是那个仇尧动了什么手脚,还是别的什么原因,就连他都探知不到那坑洞之中的情况。

  对于谢风的实力,他自然是清楚的,毕竟两人交手过数次,可以说是知己知彼了。

  而大云皇朝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类,他一开始并未关注过。

  天资过人的他自有心中的傲气,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入得了他的法眼的。

  第一次见那戴着古怪面具的人类,他也只是略微多看了几眼,只当他是想吸引众人的视线,彰显存在感而已,未曾放在心上。

  直到后来那人类为了阻止谢风出手救他弟弟,与谢风强行对了一掌,竟是个不相上下的局面,这才稍稍地入了他的眼。

  如果此次谢风真的败于他手的话,那就真的是他杀殿最看走了眼了。

  可是这种情况真的会发生吗?

  杀殿最双手负于身后,微眯着双眼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。。。。。。

  “黑面那家伙不会跟那死螃蟹洞房去了吧,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上来?”

  翎泽天看着战台之上被轰出来的坑洞,不禁嘀咕了一声。

  “那也得是个母螃蟹才能洞房啊。”小八没好气地对着翎泽天说道。

  “嘿嘿,说不定黑面兄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特殊嗜好。”翎泽天嘿笑了一声,对着身旁的小八挤眉弄眼道。

  “什么特殊嗜好,人兽恋啊?”小八的嘴角忍不住一抽,这家伙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?

  翎泽天还想再说话,却是感受到一股寒意直冲后背,下意识地回头一看,却是看到九凤不知道什么时候将头转向了他这边。

  帷帽下的那双狭长凤眸冷冷地看着他,寒意逼人。

  翎泽天不禁咽了咽口水,将到嘴边的话又重新咽了回去,这个冰美人可万万不能得罪,否则,那可是要死人的。

  嗯?不对啊,我哪里得罪她了?

  翎泽天一头雾水地摸着下巴,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“如何?”九凤走到白无夏的身旁,轻声问道。

  “什么如何?你说黑面兄吗?”一直关注着战况的白无夏听到九凤的问话,转过头看着后者。

  “你知道我说的是谁。”九凤看了白无夏一眼,淡声说道。

  “我不明白九凤姑娘的意思。”白无夏眼神微微闪烁道。

  “我知道他是谁,就算是他戴着面具,我也知道。”九凤转过头看着战台之上的那坑洞,轻声说道。

  白无夏沉默了,没想到除了他之外,竟然还有人也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。

  “如何?”九凤重复了之前的第一个问题。

  “放心吧,他用灵魂力封住了坑洞,若不是灵魂力比他强,或者玉尊境以上的实力,是探查不出里面的情况的。”

  白无夏苦笑了一声之后,然后说道。

  “这么说的话,他应该无事?”九凤轻启朱唇问道。

  “自然无事,若是有事,又怎么会有精力封住坑洞,不让众人探查坑洞内的情况呢?”白无夏笑着点头道。

  九凤看着战台之上的那坑洞,轻轻点了点头。

  没事就好。

  。。。。。。

  “嘿,竟然探查不出那坑洞内的情况,当真是奇了怪了。”虚天行神色有些异样地看着那战台之上硕大的坑洞,自言自语了一句。

  “该不会是那两个家伙动了什么手脚吧?”虚天行将目光看向了仇尧和黄泉君的方向。

  毕竟在他看来,在场的所有人之中,也就这两个人能够封住那坑洞内的情况,隔绝他的探查。

  就在他想着要不要飞上去看看的时候,一只手掌却是突然按住了他的肩膀。

  “老木,你不会又要开始对我说教吧?”虚天行有些无奈地看着身旁的年轻人,神色颇为无奈地说道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之前一向不喜说话的老木,今天话却是比往常多了数倍不止。

  而且一开口就是让他不要如何如何,不然会如何如何,听得他头都大了。

  “你不会是想着飞上去看看吧?”老木看了他一眼,然后说道。

  “是又怎么了,这里难不成还禁飞不成?”虚天行撇撇嘴道。

  “如果真是那两个人动的手脚,就表明他们不想让我们知道那坑洞内究竟发生了什么。”老木出声道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,如果我飞上去,强行想要探知那坑洞内的情况,说不定会受到那两个家伙的攻击?”虚天行眉头不由一皱。

ag亚游骗局|首页  “他们两个,一个是沉睡到如今刚刚苏醒的仇年帝尊的弟子,一个是这里的原住民,对于我们这种外来的人,难不成还有什么顾忌不成?”

  “既然他不想让我们探知那坑洞内的情况,那就安静地等待最后的结果好了,难不成他们两个还能呆里面一辈子?”

  “大云皇朝和飘渺海域的都不着急,我们神墟古漠又有什么好着急的?”

  老木看着那仇尧和黄泉君的背影,沉声说道。

  “唉,可是你也知道你老大我这性子,越是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,我就越想知道,那种百爪挠心的感觉,别提有多难受了。”

  虚天行叹了一口气,不由苦着脸道。

  “就算是好奇也得忍着,除非你有把握能够扛得住那两尊大神的手段。”老木看向了仇尧和黄泉君的方向。

  “唉,好奇害死猫,好奇害死猫,好奇害死猫。。。”

  虚天行嘟囔着这一句话,愁眉苦脸地看着不远处的战台。

  。。。。。。

  就在众人都忍不住怀疑坑洞中的两人是不是已经同归于尽的时候,那坑洞内却是突然传出一阵响动声。

  很快,两道身影便是同时窜出,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。

  只不过一个是站着的。

  一个是被站着的那人一手提着的。

欢迎大家访问:可可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958book.com/book/2542/108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