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啊!~”

????一声凄厉惨叫,剑雄迅速被榨干,惨陨当场。

????剑破看到自己大哥硬生生被榨成人干,吓得屁滚尿流。

????逃!

????剑破求生心切,暗道:“镇定!我必须得镇定!眼前的剑辰必然是个分身,为得就是震慑我,定然是个吓唬人的纸皮子!我要是现在不赶紧逃命的话,那就真得毁在这小子手里了!”

????想到于此!

????剑破一个箭步,疾驰速逃,而且是恨不得多长两条腿,拼了命的冲逃,甚至不敢回头再看一眼。

????是的!

????只要成功逃回剑宗,剑破就能揭穿林辰,就可以寻求剑宇的庇护,就可以再找机会算计报复林辰。

????想法是美好的,可现实却是残酷的。

????这不!

????剑破没逃多远,林辰一个鬼魅闪现,如同凭空而现的幽灵般,邪魅一笑:“破兄!你可真不老实!”

????“啊!~”

????剑破惊吓一跳,但见只是林辰的分身,剑破心里自我安慰镇定了许多,便怒起一剑斩去:“一个纸老虎,也敢挡本少去路!”

????“纸老虎?”林辰玩味一笑。

????雷殛!

????雷芒一剑,以气化形,一股强劲霸道的雷霆剑芒,直接强势击溃剑破的剑势。

????嘭!~~

????剑光激荡,劲芒错乱,而且劲道刚猛,震得剑破手中利剑都裂了。

????阔怕!

????这真得只是意想中的纸老虎吗?

????“这!?”剑破神情恐骇,全身一抽,才意识到自己错得有多离谱。

????噗嗤!~

????剑破吃痛一叫,鲜血夺口而出,整个人呈纸鸽似的跌若翻飞,踉跄翻滚落地,意识到自己所犯的严重错误,心生绝望。

????可剑破倒是激灵,连忙翻滚起身,颇有节奏的扑通跪地,一个非常专业性的求饶姿态,可怜巴巴的呼道:“辰兄!辰哥!辰爷!小弟知道自己又错了!小弟这是在缓解气氛,是给您开开玩笑,助助兴的!”

????“助兴?真能扯,那你知道你是错在哪呢?”林辰饶有兴致的笑问。

????“错在小弟不自量力,错在小弟有眼无珠,错在小弟卑鄙无耻!是我瞎了狗眼,千不该万不该招惹您!您说得没错,我就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,我该打!”剑破欲哭无泪,悔得肠子都青了,啪啪的重甩自己耳光,打得赤红一片。

????“不错,悔悟得要比你长兄有诚意多了。”林辰笑道

????“对,对,我是诚心诚意向您认错,您大人有大量,就不要跟我这么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物一般见识,这不是折您的脸吗?”剑破厚脸无耻的诉苦道:“对了!这事都是剑宇指使我的!不,不是,是他逼迫我的!您也知道,剑宇我是真惹不起啊,得罪您小弟我也是身不由己啊!”

????“好一个身不由己,你的脸皮可真比猪皮还要厚!”林辰冷瞥了眼,轻哼道:“在剑宗的时候,你可没少算计我,更是到处煽风点火为我树敌,你可真是有心了!苦心你为我扬名,搞得我现在在剑宗可是扬名立万啊!我踏马真得感谢你啊!”

????“能够扬名,这不是好事吗?现在谁会不想出名,小弟只是见您神勇威武,实力超神,未来成就绝对远超四大真龙公子,您的威名不该被埋没!”剑破一个劲的吹捧道。

????林辰白了眼,讥讽道:“说真的,在这世上恐怕再也找不到像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人了!你这无耻的境界,当真是出神入化啊,是该佩服你才是!”

????“缪赞了!不!不!是我无耻!像我这么无耻的人,杀我不得玷污了您的剑!只要辰爷放我一马,我可以帮您指证剑宇!对!就是剑宇!这家伙才是真正的作俑使者!”剑破为得求生,缓解林辰的怒火,只得将矛头转移向剑宇。

????“剑宇是什么人物?是你三言两语所能推垮的吗?”林辰冷哼道:“还记得吗?第一次教训你的时候,我就已经严重警告过你,可你竟然不知悔改,更是变本加厉,百般算计于我,现在更是借你长兄之手,意图夺我宝剑,伤我性命,你这是在玩火**!竟然你都无耻到这地步了,你觉得我还会放过你?”

????“辰爷!饶命啊!我真得知错了!以后就是为你做牛做马,我也是心甘情愿啊!小弟给你磕头了!”剑破连连磕头,都快磕破了脑门。

????“杀你只会弄脏我的剑,你要是想死得出息点,就自刎吧!”林辰语气冷淡。

????自刎!

????剑破面如死灰,瑟瑟握着手中的利剑,贪生怕死的他,哪里下得了狠手,泪戚戚的求饶道:“辰爷!我不想死,也真狠不下手啊!你就饶我狗命吧?哪怕废了我的修为也好,我宁愿作个废人也不想死啊!”

????“那么怂,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?”林辰鄙视道:“你要是狠不下心的话,那我就让那怪物帮你,相信你大哥的惨状你也看到了,那样你不仅死得毫无尊严,还会倍加痛苦,够你受的!”

????“这…”剑破面色惨白,脑海里一想到自己长兄的惨状,就吓得快要魂飞魄散,这简直比十八般酷刑还要残忍百倍啊。

????可问题是,剑破对自己也是无从下手,哇哇大哭:“不!我不想死!我真得不想死!求求您!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!以后就是做你的狗也行,我只要活着,一切都可接受!”

????“就是要养只狗,也不要你这只卑鄙无耻的溅狗!我数到三,你要是狠不下心的话,我的朋友可是十分愿意为你代劳!”林辰神情冷酷,要杀剑破容易,可真不想一个小人的血弄脏了自己的剑。

????“一!”

????“二!”

????……

????林辰如若死神,正宣判着剑破的死刑。

ag亚游骗局|首页????在极度的恐惧刺激下,剑破咬牙一狠,紧握利剑,双目赤红的叫嚣道:“小子!这是你逼我的!本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!而且我们兄弟一死,以后你就是我们整个云家不共戴天的仇敌!是你让我父亲绝了后,到时候你的下场会比我更惨!还有宇少,他可是知道我们会算计你,我们若是一死,也必然加重对你的疑心,你就等着遭报应吧……”

????正说着!

????突然!

????哧!~

????凛凛尸爪,凶狠无情的贯穿剑破的胸膛。

????“呃!?”

????剑破目露恐色,满脸愤怒不解的瞪着林辰。

????“叽叽哇哇!本来还想让你死得出息点,竟然还敢给我摆脸作死!你之前不是也说不想让我死得那么便宜吗?正巧,我也不想你死得那么舒服!”林辰面色残酷,森冷无情。

????剑破惊恐绝望,懊悔万分,哪怕难逃一死,也不能再得罪林辰啊。

????可惜,一切都晚了。

????“不!~”

????一声格斯竭里的凄厉惨叫,剑破也是被天武侯给残忍咬断喉口,疯狂无情的吞噬其精元气血,带给剑破持续性万般痛苦。

????如此!

????在强烈痛苦摧残下,剑破也沦为了天武侯的精食,也算是给天武侯额外添了一道加胃菜。

????而天武侯已经达到了瓶颈,经过这一次能量增益,待吸收完毕,就可以直接步入二品半仙了。作为隐藏的杀手锏,林辰还是很积极去培养天武侯。

????“搞定!”林辰冷笑道:“早就想要除掉这个卑鄙小人了,没想到竟然主动往我刀口上送,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。不过这对兄弟回不去的话,云家也是必然将此事算在我的头上,以后在剑宗是更不好混了啊!看来还是得继续努力提升修为,争取早日进阶半仙!”

????旋即!

????林辰从剑雄他们手上搜刮了不少值钱的宝贝,也算是额外一笔收入。

????继而!

????林辰扬手一挥,将剑雄他们化为灰烬,轻笑道:“真会选,确实是个杀人灭口,毁尸灭迹的好地方!只要没有证据指证我,就是云家对我恨之入骨,那也是没辙!”

????清理完毕,打道回府,林辰快快乐乐的返回剑宗。13

欢迎大家访问:可可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958book.com/book/2407/1854/